鎴戣鎶曠ǹ
鎮ㄧ殑褰撳墠浣嶇疆锛主页 > 关于我们 >

华为放弃服务器? 也许是狼在安慰羊

鏃ユ湡锛2019-09-28 00:30 鏉ユ簮:未知 浣滆:admin

  9月19日,在华为全联接大会期间,华为智能计算业务部总裁马海旭表示:华为聚焦计算架构创新、处理器的研发、以及华为云的服务,面向端、边、云,提供“鲲鹏+昇腾+x86”的多样性算力,提供通用计算和AI计算产品与解决方案。

  马海旭称,在通用计算领域,华为将利用自己的硬件能力,对外提供鲲鹏处理器主板并优先支持合作伙伴。华为泰山服务器将聚焦做高端和内部配套,在条件成熟的时候,华为可以停止泰山服务器的销售业务,优先支持合作伙伴基于鲲鹏主板开发的计算产品。

  之后,网络上传言华为要放弃服务器的传言,个别媒体一句话的报道方式把铁流看的真以为华为要放弃ARM服务器了。铁流认为,短时间内华为不会放弃服务器业务,这种表态主要是安慰其他整机厂。

  早些年,国外掀起过ARM服务器CPU热,其热度比起当下的RISC-V有过之无不及。随后,高通、AMD、博通、华为、华芯通、凯为、APM等公司纷纷开始搞ARM服务器CPU。在几年的实践之后,ARM服务器在全球退潮,高通、AMD等公司已经相继放弃这项业务,国内华芯通也关门。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主要是ARM服务器CPU在性能、成本、功耗方面都不如X86 CPU。

  华为和飞腾能够继续做ARM服务CPU,主要得益于公司垂直整合与国家政策倾斜。

  从垂直整合来看,飞腾背后有CEC,海思背后有华为,CEC麾下的企业和整机厂可以给飞腾提供支持,类似的华为的服务器部门也能给华为的ARM服务器CPU提供支持。而且即便ARM服务器业务营收和利润都不怎么样(飞腾2018年营收为五六千万),大公司内部垂直整合也可以拿大公司的钱去填这个窟窿。因此就避免了高通和AMD这种Fabless IC设计公司遭遇的尴尬。

  就国家政策来说,由于一些公司把ARM包装为自主可控,因而ARM获得了很多国家资源,一些部门还制定品牌强推ARM服务器CPU,华为和飞腾在全国各地都斩获不少体制内订单。其中,华为最近获得了政府海量资源的扶持,比如华为获得“核高基”专项支持,各地建鲲鹏产业基地,各地收获单一来源政府采购订单,而且订单都以亿来计算,就东莞一个项目,订单就高达27亿元。

  而对高通、AMD来说,不可能获得美国政府这种程度的支持。何况对美国来说,英特尔实现了设计、制造、封装测试全流程,X86就是自主可控。高通、AMD根本不可能拿自主可控去忽悠美国政府。

  由于ARM服务器CPU商业市场上被X86压着打,根本就没啥活路,也没啥钱好赚,因此高通、AMD等一大批企业都放弃了这项业务。

  从实践上看,从媒体的报道看,华为和飞腾的客户也是政府、国企、国有银行等体制内客户,比如此前新闻报道华为ARM服务器CPU被电信运营商采用,或获得政府订单等等。

  在商业市场上想要突破,垂直整合是必要条件,因为现在ARM服务器CPU性能、生态、成本都不如X86——虽然一些ARM的支持者鼓吹ARM服务器CPU将冲击英特尔,但从实践上看,真正实现冲击英特尔的是和英特尔同属于X86阵营的AMD。原因就在于性能、生态、成本,AMD达到了门槛,而一票ARM服务器CPU还未及格。

  因此,就现阶段来说,如果华为采用类似英特尔、高通的商业模式,直接向整机厂出售芯片,就商业市场上基本是死路一条,因为之前提过了X86在性能、生态、成本上占据绝对优势,结局只会重蹈高通、AMD的覆辙。

  想要在商业市场上效法英特尔的商业模式,前提是ARM CPU能够在性能、生态、成本上都取得相对于X86 CPU的优势。当ARM CPU各方面不如X86 CPU,却又试图复制X86 CPU的商业模式,结局必然悲剧。

  因此,就ARM CPU当下的水平来说,一旦华为放弃垂直整合,一旦政策倾斜全部叫停,就必然成为第二个华芯通。可以说,华为短时间不可能放弃ARM服务器业务。

  横向整合的最好例子就是英特尔和微软,各自只做CPU和操作系统,主板、内存、硬盘、电源,以及整机产品交给华硕、三星、联想等厂商来做。横向整合方式的好处是可以“把朋友搞得多多的,把敌人搞的少少的”,有利于建设产业生态,尽可能降低成本。

  纵向整合的例子则是当年的IBM、DEC、SUN等公司,硬件、软件、整机一起做,优点是提供整套解决方案,可以充分软硬件磨合性能不错,在定价上具有很高话语权(横向整合的华硕等整机厂缺乏定价话语权)。缺点是由于缺乏产业链的协同作战,事事都由自己做的结果就是整套方案非常贵。

  最后的结局大家也都知道,纵向整合的IBM、DEC、SUN等公司被横向整合的英特尔打的丢盔弃甲,就当时来说,Power、Alpha、Sparc CPU的性能更好,但X86更加便宜,而且产业生态更加完善,软件也更加丰富。正是依靠性价比和生态优势,横向整合的英特尔打垮了CPU性能比自己更强的竞争对手,一直稳居桌面和服务器CPU霸主的宝座。

  而华为受内部资本逐利驱动,经营范围不断扩张,在ICT行业竞争对手众多。而横向整合恰恰要朋友多,对手少。

  当下,华为既卖ARM CPU,又出售ARM服务器,自然会使那些有意向或已经开始给华为做下游服务器的厂商心存疑虑。毕竟这是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

  一些小厂商自然会担忧,现在“开荒”阶段,整机厂自带干粮给华为做整机,而且还要被华为剥削。

  将来完成开荒之后,华为卡脖子,直接把大家“开荒”成果全部占为己有。从历史上看,华为恰恰是一家非常狼性的公司,一贯有“黑寡妇”传统。这就会是联想、宝德、浪潮等整机厂对给华为做整机抱有疑虑。

  华为之所以表示“华为可以停止泰山服务器的销售业务”,主要是为了安抚这些整机厂,表一个姿态,告诉整机厂适当时候华为会退出整机业务,不要担心“黑寡妇”。

  虽然一些ARM服务器CPU的支持者鼓吹ARM服务器商业前景非常好,生态更完善,但从实践上看,商业市场完全没有市场,被X86压着打。事实上,如果ARM服务真像这些企业说的这么好,华为自己为何不抛弃X86,完全依赖ARM服务器呢?

  华为智能计算业务部总裁马海旭表示:“我们将在合理合规条件下,继续与英特尔合作,为客户提供有竞争力的X86服务器等计算产品。”

  马海旭的这番表态,其实已经说明了,即便是对于华为来说,用ARM去替换X86是做不到的,X86 CPU依然具备不可替代的地位。

  因此,ARM服务器CPU一个劲的冲体制内市场。新闻上大家可以看到ARM服务器CPU进入电信、电力行业国企采购,或政府采购项目。但这又有一个问题,那就是体制内市场是培养真正自主技术的孵化池,应当扶持真正自主的技术,而不是扶持ARM CPU这种会被制裁的产品。即便从安全可控的角度看,相对于ARM CPU,自主CPU更加适合体制内市场。

  走横向整合,商业市场没前途,只能冲体制内市场,整机厂依然会把主要精力放在商业市场能赚钱的X86 CPU上。

  搞纵向整合,那就变成一家自己玩,最后的结果就是变成另一个IBM,最后在一些政府或行业有一块自留地,但慢慢被边缘化,无法成为中国版英特尔。

  铁流认为,ARM服务器CPU的前途,并不像一些ARM支持者和一些厂商鼓吹的那么美好。ARM服务器CPU的前途长期来看,关键是国家给予多少资源,如果断奶,华芯通就是前车之鉴。如果在政府采购和8大行业指定品牌推,靠输血也能搞起来。

  必须指出的是,国产ARM CPU存在被制裁的风险,以及向ARM无休止的交“ARM税”(大家不会忘了“高通税”有多恶心吧)。

  如果中国党政国企信息化系统,乃至整个中国IT产业因被个别商业公司“跟着洋人身后吃土”的技术路线绑架,要无止境缴纳ARM税,这无疑是莫大的悲剧。

鐑棬鎺ㄨ崘
闅忔満鎺ㄨ崘
鏈鏂版枃绔